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 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美人鱼的电影

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 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 • 

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 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

原标题: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

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 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

行业变革值得持续关注,受益公司包括产能较大的润邦股份、启迪环境、东江环保和高能环境。

原标题: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 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

3)医疗机构重视程度不够;

分析与判断: :全国医疗废物能力整体提高, 湖北省处置能力提高高 2260% %根据生态环境部对全国 31省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358个城市 481个医疗废物处置单位进行监控的数据,截止 2020年 2月 24日,全国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为 5830.8吨/天,较2020年 1月 20日增加 928.0吨/天,产能提高 18.93%;湖北省医疗废物处置能力达 648.6吨/天,增加 468.6吨/天,产能提高 260.3%;武汉市医疗废物处理能力增至 262.8吨/天,增加 212.8吨/天,产能提高 425.6%。早在 1月 28日,生态环境部便第一时间响应中央为打赢新冠肺炎阻击战提供坚强后方保障的需求,明确要求各省市要高度重视做好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处理处置环境监管工作,并督促地级市政府及时启动医废处置后备产能预案。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工作成效还是非常明显的,迅速提高的产能为及时安全的处置疫情期间医疗废物提供了有力保障。湖北省环境厅当时要求各市州按照 1:1的配置启用应急产能,但现在看来,湖北省是按照 1:2.6、武汉市是按照 1:4.26配足了应急处置能力。? 全国医废处置保障能力强,重疫区武汉仍存压力自 1月 20日以来,全国累计处置医疗废物 98,508.1吨,平均日处理量为 2736.34吨/天,与 2018年日均医废处置量相比,增长了 1.91%。而从 2月 24日当天的数据来看,全国医疗废物收集量为 2719.1吨,包含定点医疗机构的医疗废物 587.6吨,占比 21.6%,当日收集量与 1月 20至 2月 24日的日均处置量相当。当天全国实际处置医疗废物为 2749.8吨,产能平均负荷率为 47.2%(含应急产能)。目前来看,全国医废处置完全可以做到日产日清,并且还有相当富裕的产能,保障能力强。细看重点疫区湖北省,24日收集医疗废物 365.5吨,含定点医疗机构的医疗废物 221.8吨,占比 60.7%。当日处置量为367.8吨,产能平均负荷率为 56.7%(含应急产能),与湖北省2018年实际日均处置量相比,增长了 2.12倍。武汉市 24日收集医疗废物 200.8吨,含 112.8吨定点医疗机构的医疗废物,单日实际处置 179.7吨,襄阳市和黄石市协同处置 21.1吨。

生态环境部通报全国医疗废物、医疗废水处理处置环境监管情况。截止 2月 24日,全国医疗废物处置能力达 5830.8吨/天,当日共收集医疗废物 2719.1吨,实际处置医疗废物 2749.8吨。

风险提示1)医疗废物监管政策主管部门未加强;

武汉当天收集的医废量,为 2018年日均处置量的 3.24倍,虽然武汉短时间内利用市内市外后备产能扩大 4.26倍至 262.8吨/天,但目前则仍存处置压力,武汉市目前还有约 190吨库存医疗废物暂未处理。

2)医疗废物监管政策贯彻实施打折;

投资建议: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全国 31省市环境部门迅速全线出击,加强医疗废物环境监管,积极启动应急产能,确保疫情医疗废物得到及时有效收集、转运、处理、处置。日前,全国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为 5830.8吨/天,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应急处置能力得到了较大的提升,医疗废物处置除武汉外,都能做到日产日清,武汉在日产日清方面仍面临压力。医废处置方面,面对新冠肺炎战役,我们要比非典时期从容太多,但相信这个行业的一些问题,在疫情过后一定会得到中央及各主管部委重视,也必定会在疫情过去后得到快速补齐。比如说从 2003年至今,城镇化进程加速,人口流动性变强,不少人口汇集到一二线大城市,这些地方的就诊人次及医院病床数增长较快,而医废处置设施大部分都是十一五期间修建的,并不能满足当下经济发展的需求,面临着扩产能的需求,典型的如湖北省武汉市。我们目前统计到的医废运营规模较大的上市公司包括润邦股份、启迪环境、东江环保和高能环境,其合计的在运权益产能分别为 2.7万吨/年、1.53万吨/年、1.76万吨/年和 0.49万吨/年,此外江南水务控制的在运医废处置产能为 1000吨/年。从能够看到的公开盈利数据看,毛利率多集中在 40-60%之间,净利率有些可达 30-40%,行业利润率较高,盈利能力强。

从仓促到从容,但行业仍待升级2003年的时候,对于医废,我们面临的是一场仓促的遭遇战。以北京为例,当时全市 7000多家医疗机构,每天产生的医废比平时激增,却没有医废集中处理设施,原国家环保总局污控司固体处处长形容当时真是火烧眉毛。2003年之后,国家投入近百亿元建设医废处理设施,截至 2018年,全国各省(区、市)共颁发 407份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除个别城市之外,基本每个地级市(州、盟)都至少有一个医疗废物处置机构,正是因为当年非典的推动,才为新冠肺炎疫情下应对医废处理处置打下了基础,可以说这是一场更为从容的阻击战。当前的医疗废物处置行业,虽然获得了快速发展,但当下依然暴露出不少问题,包括医疗机构和集中处置企业的主体责任落实不到位、集中处置设施能力不足以及监管制度不够完善等,面对新冠疫情的迅速爆发,这些问题预计会变得更加显著。相信抗击新冠疫情战役取得成功后,以上短板问题,将得到中央及各主管部委重视,也必定会在疫情过去后得到快速补齐。

4)医疗废物未纳入中央环保督察。

医废处置阻击战武汉仍有压力 疫情过后行业将面临补短板升级
分享
更多相关文章
世界地震|四大凶兽|越战女兵|四大凶兽|清朝第一位皇帝|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清朝第一位皇帝|四大凶兽|诸葛亮之墓|灭绝动物|蒋经国的儿子